“不认识。”叶佳期道,“一个喝醉酒的人。”

“哦,这样。”楚河点点头,“那佳期,你现在有男朋友吗你看看我,还合适吗”

叶佳期拿着刀叉的手一顿,抬起头,看向他。

楚河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的。

至少,他的脸上带着诚恳。

楚河像是料到叶佳期要说什么,他又赶忙道“佳期,我知道大学的时候你拒绝过我,但我还是忘不掉你。你不知道,有时候思念还是挺刻骨铭心的。我给了自己一段时间去忘记,只是,没有任何效果。”

“上次在海鲜馆遇到你,我觉得是缘分,给了我一次重新追求你的机会。”

楚河的眼里流露深情,他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都格外认真。

叶佳期听着,听完了。

她料到,楚河今天要跟她说这些。

她摇摇头“学长,对不起,今天我也想说清楚的。我一直都把你当学长,真的,谢谢你大学时候对我的关心。”

“佳期,不给我一次机会吗”

“学长,你值得更好的女孩子。”

起码,不是她。

她不好。

“你在我心里,就是最好的。”楚河连忙道,“我知道你拒绝过我,但我想,你如果给我一次机会,我可以做到更好。”

眼前这个男人,温和、优秀,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带了些焦急。

叶佳期仍旧摇头“学长,对不起。”

“佳期,你是不是心里有人”楚河问。

如果不是心里藏着一个人,又怎么可能一点机会都不给他

“没有,我暂时不打算结婚。”

一想到可能会跟叶先生共同领养小帆帆,她就更没有什么结婚的打算了。

“我也不着急结婚,我们可以试着相处相处。”楚河有点急,“你对我哪里不满意,都可以告诉我。”

“学长,你哪里都好,真的。”

叶佳期琢磨着,要怎么样说,才好点。

“那”

“楚先生。”

就在这时,一道冷漠、低沉的声音打断楚河的话。

乔斯年高大的身躯压了过去,气场强大,无形中,四周的气压降了许多。

楚河和叶佳期同时抬头,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乔斯年走到叶佳期的身后,身子往下压了压,双手撑在她椅子后面。

叶佳期犹如进了冰窖,浑身一抖,手心出了一层薄汗。

他怎么又来了

“你就这么喜欢跟已婚的少妇表白”乔斯年薄唇轻启,语气不屑。

楚河眉头皱了起来,目光一会儿落在乔斯年的身上,一会儿落在叶佳期的身上。

叶佳期脸色慌了一下,乔斯年造什么谣

她既不是已婚,也不是少妇

就在她刚想解释时,乔斯年抢过她的话,先她一步“楚河,鼎成金融销售部经理,25岁,父母车祸双亡,家住金禾花园12栋1单元”

楚河打断他的话“这位先生,你打探我的隐私,是犯法的知道吗”

“哦需要我把京城最高法院院长的电话给你”乔斯年冷冷看着楚河,“上次说的还不够清楚叶佳期是你能招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