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斯年,你卑鄙不卑鄙啊。”叶佳期翻了个白眼,很愤怒,“我惹你了我烧你家屋子了我打你儿子了”

“”

“乔斯年,做人不能这样。”叶佳期也是被气着了。

“行,那我们谈正事。”乔斯年喊了一声,“王律师。”

叶佳期一抬头,一个西装革履,抱着文件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他带着一副眼镜,看上去严谨、严肃。

他把所有的材料都放在桌子上,厚厚一叠,又恭恭敬敬鞠了一躬“乔爷、叶小姐。”

“你给她讲。”乔斯年慵懒地靠在沙发上。

“是,乔爷。”

这个王律师站在桌子旁,细细给叶佳期讲了很多法律条款、责任细则以及需要办理的手续。

叶佳期是法盲,听得云里雾里的。

偶尔点个头,大多数时候,什么都听不懂。

王律师抽出几张纸“叶小姐,您可以看一下,这上面有具体的合约。”

叶佳期扫了一眼,还是不懂。

那感觉,就像是在看天书。

她看了乔斯年一眼,某人倒悠闲淡定。

也是,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他只不过是受人之托。

“叶小姐,我今天主要是跟你把各方面讲清楚,你有不懂的可以问我。叶先生说了,这事不急,您可以慢慢考虑。”王律师道。

叶佳期尴尬地拿着合同

从上到下,啥也看不懂。

王律师很礼貌,一直微笑地站在一旁。

乔斯年则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叶佳期一会儿看看王律师,一会儿看看乔斯年。

好尴尬,真得一点都看不懂。

她只好求助地看了一眼乔斯年“那个乔爷”

乔斯年冷漠脸。

“乔爷,你懂法律,能不能帮我看看”

“你在喊谁”乔斯年挑眉,抱臂。

在大事上,叶佳期一向能屈能伸。

她弯了弯嘴角“乔爷,我想让你帮我看看,行吗我请你吃饭。”

乔斯年冷笑一声,没应。

王律师自觉退后“乔爷,叶小姐,你们先聊,我去外面。”

包间里,只剩下了高冷的乔斯年和赔着笑脸的叶佳期。

“乔爷”叶佳期换了一副商量的语气。

两眼灼灼地看着乔斯年,目光流转。

沉默,高冷的沉默。

“”叶佳期见乔斯年不理她,只好抓耳挠腮,低头看合同。

可是,这写的都是什么东西

好复杂。

但她知道,叶先生人品不错,肯定不会骗她的。

再说,骗她也没有什么好处。

她又没钱又没色。

一叠厚厚的文件,她翻了几张就头疼了。

对她来说,无异于对牛弹琴。

乔斯年抱臂看着她,西装笔挺,面色镇定。浑身上下散发着傲娇和高冷的气息,唇角边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乔爷,你帮我扫一眼,行吗”叶佳期双手递上合同,态度端正。

“你是我什么人。”

“朋友可好”

“朋友我可没有指着我鼻子骂我卑鄙的朋友。”乔斯年不动声色。

“我刚刚失言,太情绪化,您大人不记小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