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会儿,能帮她看合同的只有乔斯年。

她又不认识什么法律系的朋友。

“小是不大。”

乔斯年扫了她一眼,手指摸出烟盒,抽出一根烟来。

他没有点,只是将烟夹在手指间把玩着。

“不看就算,叶先生肯定不会骗我。”

叶佳期“啪”一声将合同拍在桌子上,非常生气。

这个男人,给点颜色就傲娇。

傲娇你妹。

怎么会有这种人。

桌子上有王律师丢下的签字笔,她看了看,现在签字吗

尴尬的是,她还不知道该在哪些地方签字。

“你和叶先生素未谋面,你就那么相信他”乔斯年淡淡开口。

“有些人没有见过面却仿佛故人,有些人天天见面,却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个道理,乔爷应该比我懂。”

叶佳期话里有话。

乔斯年往前探了探身子,靠近她一些,目光锁在她的脸上。

“你是在说你自己嗯”

“我说谁,谁心里有数。”

“所以,你宁愿相信素未谋面的叶先生,也不信我”

“是。”叶佳期眼神坚定。

至少,叶先生谦和有礼,每次跟她说话时都很有耐心,不像乔斯年

暴君霸道专治蛮横

“记住你说的话。”

乔斯年咬牙切齿,差点把手里的打火机扔出去

真是白疼她一场。

叶佳期没有回他,默默低头,继续看合同。

反正也看不懂,她干脆叫回王律师“王律师”

王律师随叫随到,立刻就走了进来。

“叶小姐,有什么问题吗”

“叶先生什么时候回国”

“可能”

“还有半个月。”乔斯年道。

“噢,噢。”叶佳期玩着手里的笔,“我是这样想的,合同我会签的,但我想跟叶先生当面签。”

“行的。”王律师点点头。

“合同我看过了,没有什么问题,我基本同意。”叶佳期笑眯眯的。

乔斯年嗤笑,明明一条都看不懂。

“好的,好的,叶小姐您要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就回去告诉叶先生了。”王律师恭恭敬敬。

“多谢王律师了。”

“不客气,乔爷也帮了很多忙。”

“哦。”

“那这些合同,叶小姐要留下再看看吗”王律师道。

叶佳期头大,连忙摆手。

“不用不用,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我这儿会丢掉的。”

“那好,我带回去,等叶先生一回来,我就通知您。”

“好”

叶佳期还是挺好奇的,这个叶先生到底长什么样

是年轻人,还是中年人,或者是老头

王律师拿着文件离开包间。

叶佳期午饭还没有吃完,她坐下来继续吃面前的意大利面。

“乔爷,你怎么还不走。”

“我午饭也没吃。”

“噢。”叶佳期自己吃自己的。

乔斯年想,他真得养了一只白眼狼。

他看着她吃,她没有一点表示

叶佳期已经很饿了,就在她快速地叉起一份面时,乔斯年站起身,压住她拿叉子的手腕。

还没有等叶佳期反应过来,他抓住她的手,将这口面送到自己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