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斯年,你脸呢还要吗”

叶佳期气得丢掉了叉子。

一脸嫌弃

乔斯年优雅地拿过桌子上的湿巾,擦了擦嘴唇,淡淡道“我说我没吃午饭。”

“那你可以自己点。”

“我想吃你的面就吃你的面,想吃你,就吃你。”

乔斯年处变不惊,脸上是淡然处之的镇定。

而这种无耻到极点的话,倒像不是他说的一样。

“那你吃好了,我走了。”

叶佳期拿过自己的包,想要站起身。

“坐下。”乔斯年命令。

“”

就在她要走到包间门口的时候,乔斯年伸手,拽住她的手腕。

“椅子不坐,想坐我腿上,是不是”

乔斯年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托住她,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乔爷,你搞清楚,我不可能当小三”

她生平最痛恨的就是小三

所以,她不会让自己成为恨着的人。

小三破坏别人的家庭,是要下地狱的。

乔斯年眯起狭长、邪魅的眸子,目光落在她的脸上“陪我吃个饭,怎么就成小三了”

叶佳期不想看他眼睛,偏过头去。

“我不陪你吃。”

从前,只要乔斯年不忙,他都会回家吃饭。

一张桌子吃习惯了,竟觉得稀松平常。

一起吃顿饭、看个电视,是再平凡不过的事。

原以为,会一直那样,如无风时的湖水,波澜不惊、縠皱不起。

现在想想

当时只道是寻常。

乔斯年一用力,霸道地将她的后背抵在桌子边,灼热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不吃,那我喂你”

“乔斯年,你讲点道理好不好你是逗猫呢还是喂兔子呢我不是你的宠物。”

“可我喂习惯了。”

乔斯年说这句话的时候,面不改色。

叶佳期想起,刚来乔宅那几年,她岁数小,偶尔喜欢闹脾气,不肯吃饭。

谁劝都不听,唐管家吼两句,她就哭。

那时候,乔斯年看不惯,也会吼她几句。

但她吃软不吃硬,谁吼她就哭

她哭起来可厉害了,乔宅上上下下都是她烦人的哭声。

每到那个时候,乔斯年就会拎着她的衣服,将她拽下来。

“哭什么哭,再哭就把你扔出去”

那时候她毕竟还小,虽然爱哭,但也害怕再被抛弃。

那种被抛弃的感觉刻骨铭心

她害怕地抱住乔斯年的腿,眼眶红红地看着他“不要把我扔出去。”

她怕,很怕。

会饿死的。

会被打的。

乔斯年本是无心一说,见她真得在瑟瑟发抖,知道有些玩笑开不得。

弯下腰,擦去她脸上的泪珠“那就乖乖吃饭。”

“嗯。”她真得就乖乖点头了,“可以喂我吗”

乔斯年怎么可能会干这种事,无情拒绝。

“不喂。”

“噢。”她失望地跳上椅子。

一粒一粒吃着饭,吃得饭菜都凉了。

乔斯年实在看不下去了,只好夺过她手里的勺子,喂八岁多的她吃饭。

那时候,他也不过才十四五岁。

当时只道是寻常。

包间里,叶佳期垂下眸子,睫毛上沾了晶莹的水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