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天,叶佳期办公室里的玫瑰花越聚越多。

各种各样的颜色,香气扑鼻。

叶佳期舍不得扔,就将很多玫瑰花带回家了。

“佳期,你哪里来这么多玫瑰花是不是背着我交男朋友了”

尤翩然好奇地看着这一朵一朵的玫瑰。

叶佳期摇头“没有啊,我不是跟你说认识一个小男孩吗他送给我的。”

“小男孩他不是才三岁吗”

“是啊,可他很聪明啊,特别聪明,长得又漂亮。你没有看到呢,他的长睫毛,比女孩子还漂亮。”

“叶佳期,口味挺重啊,原来你喜欢小男孩啊。”尤翩然坏笑。

“别瞎说。”叶佳期冷哼一声,“我把他当儿子养呢。”

“自己生一个呗。”

“我一个人跟谁生跟你吗”

“哈哈哈,我没有那个功能。”尤翩然笑得一脸邪恶,“佳期,楚学长那里,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拒绝了。”

“嗯学长人挺好的,事业上升期,你看不上啊”

“不是,只是不喜欢而已。”叶佳期实话实说。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翩然,我晚上去盛世游轮做新闻,等我去找个钻石王老五回来啊。”

“你喜欢有钱的”

“对啊,对啊,有钱的。”叶佳期笑弯了眉眼。

“佳期,又跟我开玩笑呢,别人爱钱我信,你我可不信。”

尤翩然看了叶佳期一眼,又剥了一瓣手里的桔子扔进叶佳期的嘴里。

叶佳期吃着桔子,没有说话。

是吗她不爱钱吗

可,在乔斯年的心中,她贪图他的家产,爱他的钱。

叶佳期和尤翩然一起吃着桔子,她没有再开口,只有尤翩然在絮絮叨叨地说着话。

“佳期,你等会得穿漂亮点,你不知道,多少人巴着这种机会呢。穿漂亮点,说不定就被谁谁谁看上了。”

“你说的没错,说不定有人瞎。”

“你这玫瑰花不错,我拿两朵放卧室。”

“拿吧,改天送你一大捧。”叶佳期笑道。

“不不不,老娘还指着男人送呢,你可千万别送,千万别”

尤翩然拿着花走进了卧室,叶佳期笑得前俯后仰。

她也没有男人送过玫瑰花啊,可她一点不期待。

叶佳期回了卧室挑衣服。

游轮酒会时间是晚上18点18分。

叶佳期化了个淡妆,拿着专属于尊皇的邀请卡。

盛世游轮是国内顶级奢华的游轮之一,停靠在京城海港口,一共十层。

这儿什么都有,游泳池、健身房、溜冰场、电影院

灯红酒绿,热闹非凡。

来来往往的人,或性感火辣,或甜美可人,或绅士大方

酒会在二层,叶佳期跟着很多记者往里面走。

果真,她看见了好多大明星

有几个,是她采访过的。

其中包括贝莹。

所以,方蓝是一定来了,只是她没有看到。

叶佳期穿的是上次小帆帆送给她的高跟鞋。

因为不太习惯,所以,她提着裙子走得很慢。

就在她沿着红毯往里走的时候,长裙子被人在后面踩了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