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叶佳期轻喊一声,伸手就去抓能抓住的东西。

瞬间,一只有力的手臂扶住她。

男人勾了勾唇角“没事吧”

叶佳期抬头。

男人个子很高,深蓝色衬衣,黑色西裤,眉眼英俊,高挺的鼻梁下是紧抿的薄唇。

浑身散发着高贵的气息。

叶佳期摇摇头“没事,谢谢先生。”

霍靖弈松开她的手,微微颔首“你和她有仇”

说着,他的目光往前一转。

视线落在另一边的一个女子身上。

叶佳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不是别人,正是方蓝。

她牵了牵唇角,果然,她还真来了。

霍靖弈是唯恐天下不乱,唇角勾起一抹痞痞的弧度,弯下腰,靠近叶佳期的耳边。

“我看到她踩了你的裙子”

一低头,他才发现,这个女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叶佳期眨了眨眼睛,没有否认。

“我和她,不是朋友。”

“噢”

霍靖弈阅人无数,瞬间明了。看来,她们俩认识。

女人之间的心思,不是男人能猜的,他也懒得猜。

只是,他看了一眼叶佳期,身量尚小,虽然化了淡妆,但看上去可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

当然,更不像是外围女。

叶佳期见霍靖弈离自己很近,稍稍往后退了退。

霍靖弈勾了勾唇“用的什么香水很好闻。”

叶佳期笑了“你猜。”

“不猜。”

霍靖弈挑眉,眼前的这个女人,倒挺会勾人。

叶佳期扬了扬手里做采访的东西,弯唇“我去工作。”

霍靖弈喊住她“你叫什么名字总可以告诉我吧”

“萍水相逢,不必知道。”

叶佳期笑起来时,明眸善睐,露出两排珍珠白的牙齿,开朗明媚。

霍靖弈眯起眼睛,伸出修长的手指,替她理了理裙子边角。

一靠近,他就能闻到她身上那淡雅的香气。

很特别。

她的长头发披在肩上,发尾处有点弯曲,恰到好处。

既不妖媚,也不。

“那你知不知道,女人对男人这么说话,算是”霍靖弈看着她,压低声音,“挑逗。”

“挑逗也是要资本的,而我,没有。”叶佳期摊手。

霍靖弈看着她,笑了。

叶佳期礼貌地颔首,走开。

酒会的灯光晦暗而暧昧,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最前方有人在弹钢琴和拉小提琴。

酒会上的人大多在聊着天、喝着酒,笑声不断。

晚上7点30分。

叶佳期的工作已经进行得差不多。

酒也喝了不少,头有点晕。

“贝美人,你看我家倩倩和你聊了一晚上,还挺谈得来的。”

“桂姨,你看,我要去给几个投资方敬酒,下次再聊。”

贝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端着红酒,扭动着纤细而妖娆的腰肢离开。

“切,真会端架子,国外名气大有什么用,到了国内,还不是得陪投资方喝酒、睡觉。”

中年女人压低声音,冷笑一声,一脸的不屑。

“妈,人家就是架子大啊,好话说了一箩筐,也不顶用啊。”

中年女人的女儿仰起头,喝了一口酒,脸色也很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