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他们这是狗眼看人低,你女儿可不是那种容易忘事的人。”左倩倩挑了挑头发,“且等这将来,我慢慢爬上去,到时候把他们踩在脚底下”

“没错,他们给我女儿提鞋都不配”

何丹桂又啐了一口

母女俩一脸嫌弃,愤愤不平。

叶佳期的心中郁积着怒意,但,听着她们的对话,真是好笑。

原来这母女俩目中无人、嚣张跋扈的特点,一点都没有变。

她是不是该庆幸,自己被赶出来了

不然,迟早得被恶心死。

“妈,干杯,你女儿是最棒的。”

左倩倩抬手,和何丹桂碰了碰杯子。

“我看这满场的女人,要么是假胸,要么是无脑,要么就是庸脂俗粉,我一个都看不上眼。”何丹桂冷笑。

“可不是,这男男女女,能爬上去的,恐怕都是靠卖”

左倩倩捂着嘴,咯咯笑了起来。

“倩倩,别灰心,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的,要相信自己,要给自己信心,你是最厉害的。”

“妈,你女儿什么时候灰心过我是越挫越勇”

“这就对了,这才像我女儿。”

“妈,这贝莹只不过是个女主角,找她未必有用,我们好不容易能来这个地方,还是找个更大的靠山靠谱。”

“那倩倩,你瞅着这里谁地位高身份大”

何丹桂贼兮兮地和左倩倩头挨头。

两人滴溜溜的目光在所有人的身上转来转去。

“妈。”左倩倩压低声音,“我早就打听过了,这京城里,要论位高权重,非乔爷莫属。他咳嗽一声,京城都要抖三抖的。”

“乔爷乔爷是谁”

何丹桂一脸好奇,显然还不知道。

她跟左倩倩刚来京城没有多久。

“妈,你太孤陋寡闻啦”左倩倩压低声音,“你只要知道,乔爷在京城才是最有权势的人,就可以了。”

“那这个乔爷,是不是很老了”

“当然不是,我听人说,年轻英俊,就是心狠手辣,没人敢得罪。”

左倩倩显然有点忌惮,声音很低。

叶佳期的耳朵里放了耳塞,但她没有开音乐。

所以,她把左倩倩和何丹桂的话全部听到了。

“年轻人,能有多狠”何丹桂不信。

“正是因为年轻,才狠辣。”左倩倩道,“举个例子,有一次在英国的拍卖会上,乔爷看中一盏古董台灯,有人没有眼力见,非要跟乔爷竞价。”

“然后呢”何丹桂听得津津有味。

“然后没有多久,那男人家里就发生了火灾,家毁人亡啊,一家子都烧死了。”

何丹桂出了一身冷汗“真的”

“何止,还听说乔爷在国外被人追杀,走投无路的时候,他以一敌十,硬是在枪林弹雨中活了下来,手刃仇人。”

何丹桂显然惊住了。

“倩倩,这人这么狠”

“妈,我也是听说的,毕竟都是在国外的传言。”

“这乔爷在国外呆过”

“是啊,就是最近这三年,他一直呆在伦敦的,近期才刚刚回的国。”左倩倩神神秘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