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这服务生也有服务生的好处啊,说不定她知道点什么呢”

左倩倩立马冲何丹桂挤挤眼。

何丹桂一听,是这个道理。

“咳咳。”何丹桂移了过来,轻咳一声,“这位小姐,你是做什么的”

叶佳期冷笑,看来,她们还没有认出她来。

也是,十五年了。

谁都变了。

“我做小三的。”

叶佳期放下耳机,笑得妖娆而妩媚。

果然,何丹桂的脸色变了一下。

但只是一下,很快又恢复笑容。

“小姐可真会开玩笑。”何丹桂笑了,可没有见过这么穷的小三。

“我叫何丹桂,他们都叫我桂姨。我年轻的时候是话剧剧组的当家花旦,后来主演过很多电视剧。”

叶佳期冷笑。

很多电视剧主演

“那请问,都是什么电视剧说来我听听,说不定我还真不知道。”

叶佳期毫不客气。

“这”

何丹桂没想到叶佳期会直问。

这圈子,多多少少都会吹牛,谁也不戳穿谁。

这女人倒好,不识抬举。

“自己演过什么都记不得了吗”叶佳期逼问。

左倩倩不服了“演的多了当然记不得,你难不成还记得你从小到大当过什么班干部啊”

“我没做过班干部啊,我只做过小三。”叶佳期呵呵笑,“特别是那种有妻子有孩子的男人,我最喜欢。”

左倩倩瞪大眼睛,显然没有料到这个女人这么大胆、开放

这个圈子里做小三的多的是,但谁会亲口承认

这个女人不简单

何丹桂的脸拉下来了。

她以为这个女人知道她的黑历史

“桂姨,他们都说我这种人是要下地狱的,可我觉得,我活得挺滋润,有钱花,有车开,对吗”

左倩倩的脸色也不对了,这个女人是在讽刺她妈妈吗

“我觉得吧,下地狱就下呗,我这辈子不用动手不用动脚,爬爬男人的床就什么都有了,多好。他们那些人呐,就是嫉妒我。”

叶佳期笑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她笑起来的样子,人畜无害。

甚至,天真自然。

“呵呵,小姐姐你真是志向远大呀。”左倩倩嘲讽地勾了勾唇。

何丹桂听不下去了,腾地站了起来。

“倩倩,我们走,跟一个神经病没有什么好聊的。”

叶佳期右手紧紧握着高脚杯,指节分明

腹腔中郁积着一团火,烧了整整十五年。

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跟这两个女人有交集,没想到,呵呵,真巧。

她们会在京城遇见。

没关系,她反正孑然一身,一无所有。

她不会怕她们。

十五年后的她早就不是当年那个任由她们欺负的小女孩了。

叶佳期目光如炬,紧咬唇瓣。

仿佛,一用力,手里的高脚杯都能被捏成碎片

她的脸色,难看得厉害。

耳边声音嘈杂,但她什么都听不见。

她的眼前,只有那两个女人的身影在晃

她一仰头,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红酒穿过喉咙,火辣辣的。

眼泪都快被辣出来了,心里堵得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