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他的本事,查个人轻而易举。但,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自己撩来的妹,才有趣。

“先生能在酒会出入自由,而且前后都有保镖跟着,想知道我叫什么名字,还不容易吗”

“不不,我只要你亲口告诉我。”

霍靖弈往前探了探身子,唇角含笑,一半严肃一半痞气。

叶佳期觉得,自己要是再不说,他难免会误会。

“叶佳期。”

“叶佳期有点耳熟我们是不是见过”

霍靖弈的脸上还带着笑容。

他听过的名字太多,这名字,他其实是一点都不耳熟。

不过,搭讪得有搭讪的样子。

“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叶佳期竖起两根手指头。

“那一定是会有第三次和无穷次的。”

霍靖弈的脸上带着谜一样的自信,他抓住叶佳期的手放下。

他对自己,从来不失望。

叶佳期笑了笑“那就随缘吧。”

说着,她站了起来。

“等等,酒会结束还早,陪我喝两杯”霍靖弈道。

“不了,先生。实话实说,我是娱乐公司的小记者,转正也没有多久,工作第一。”

“哦”霍靖弈拉长尾调,“娱乐公司哪家”

这京城的娱乐公司,哪个不是跟他沾边的。

如果正好是他旗下的,那这女人,不就是他的人了

叶佳期明白,他要真想知道,她是瞒不住的。

她干脆耸耸肩,直言。

“尊皇。”

霍靖弈眉头一皱,这可不好。

尊皇

偏巧不巧,这一家还真不是他旗下的,且跟他一点关系没有。

这是乔斯年那个不解风情的老男人的。

“先生,您女伴来了,我先走了。”

叶佳期看了一眼正在向他们走来的几个女人,拿着包离开大厅。

霍靖弈很快就被几个女明星缠住。

“霍总,你今天晚上没有跟我喝酒,不开心。”

“霍总,上次我给你发的短信,你收到没有啊,怎么不回人家。”

“霍总,我刚刚在您家附近购置了一套小别墅,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

“”

“走走走”

霍靖弈脸一沉,语气十分不耐。

叶佳期走出去,深呼吸一口。

晚风吹起她的长头发,月色撩人,游轮下水波粼粼。

她站在甲板上吹了会儿风,这样不冷不热的夜晚很舒坦。

目光往前方看去,远处是黑色的天空,黑色的海水,一望无际的水面。

她还是头一次来游轮呢,虽然乔斯年有钱,但他从来没有带她来过啊。

可能他只带能带的出去的女伴

怎么会带她这种丫头片子。

“七七,七七”

忽然,一只软绵绵的小手在底下拽了拽她的裙子。

奶声奶气的声音里含着委屈。

“小帆帆”

叶佳期低头一看,惊了一下,小家伙怎么会在这里

再一看,小家伙今天穿得真好看,就像小绅士一样。

“是我。”乔乘帆抬头仰望着叶佳期,嘟着嘴巴,可委屈了。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叶佳期蹲下身子,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脸。

她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小帆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