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抱着臂,扬了扬下巴。

真是看不惯这种女的,乔爷让她进来,还矫情什么

她们几个人巴着给乔爷洗牌、喂酒,乔爷都不让,真不知道这女的矫情个什么劲。

乔斯年剜了这女人一眼,嗓音低沉而冷漠“滚下去”

女人讪讪闭嘴,她也没有说什么啊

乔斯年对面的男人连忙推了她一下“让你滚下去呢,听不到吗”

“我乔爷,人家也没有说错什么,我是教教她规矩呢”

说着,这女人想往乔斯年身边靠,怯怯地看了乔斯年一眼。

乔斯年“啪”一声放下手里的牌,脸色沉得厉害。

“规矩你看我该怎么让你懂点规矩”

“不乔爷,我滚我滚我不识抬举我不是个东西”

女人见乔斯年发怒了,花容失色,连滚带爬就跑。

跑到门口的时候,她还撞到了叶佳期。

叶佳期皱皱眉,耸肩。

乔斯年的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了

众人都不敢开口了。

“进来。”

乔斯年看了叶佳期一眼,语气松了。

“乔爷,我不进去,但我有话跟你说。”叶佳期脸色不悦。

乔斯年这个样子,像是为人丈夫,为人父亲的吗

还带坏小帆帆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女人谁啊,敢用这种口气跟乔爷说话活得不耐烦了

众人屏住呼吸,等待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和怒火。

但,没想到

乔斯年勾了勾唇,反倒低声一笑,脸上的表情略无奈。

“过来陪我打完这局,我跟你出去说。”乔斯年妥协。

众人睁大眼睛,清一色的震惊。

乔爷妥协了

这可不像乔爷的风格。

绝对不像

乔爷这人软硬不吃,对女人也不存在怜香惜玉,为什么今天脾气忽然变了

“说话要算话,这么多人看着呢。”叶佳期站在门口,看向他。

“算话。”乔斯年微微颔首。

几个女人手握高脚杯,心中嫉妒如水草般滋长。

她们没有听错吧乔爷的语气如此宠溺对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也很平凡,除了长得还可以,比较清纯、简单外,一无是处。

全身上下,连一件名牌都没有。

而且,没胸没屁股

乔爷喜欢这款

难怪她们在旁边半天,乔爷看都不看一眼。

叶佳期也妥协了,这里这么多人呢,总不至于不给乔斯年台阶下。

她关上门,往乔斯年走来。

原以为她只要在旁边看一局就好,没想到

乔斯年站起身,搂住她的腰,将她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椅子上还留着他的温度,她如坐针毡。

“我”

叶佳期刚想开口,乔斯年已经把自己的一手牌放在了她的手里。

他弯着腰,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放在她身后的椅子上。

这姿势,亲密无间。

他低头时和她靠得很近,几乎头挨头。

叶佳期浑身不自在。

忍,她忍,不就打一局吗

“乔爷,我不会。”叶佳期无助地看了他一眼。

“没事,我教。”

乔斯年颇有耐心,嗓音温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