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的眼珠子都瞪大了

男人震惊,女人嫉妒。

这是他们认识的那个乔爷吗

叶佳期耸肩,抬起眼睛看了看他“输钱别怪我。”

乔斯年唇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有我在,不会让你输的。”

所以,白送她钱

几个男人起哄道“我们跟乔爷打牌,都是乔爷赢,姑娘你放心好了,今晚上能赚回几栋别墅。”

“没错啊,乔爷每次都坑我们,说好让让我们的,也不让。”

“姑娘你看,这桌子上的钱,都是乔爷赢的。”

乔斯年淡淡瞄了他们一眼“该你们出牌了。”

“噢,噢”

众人低下头来,都开始认真看手里的牌。

几个女人扭着腰,剥着开心果往男人们嘴里扔。

叶佳期根本不会玩,乔斯年就低头,小声教了她一会儿。

叶佳期眨眨眼,仍旧是一头雾水。

“怎么这么笨的。”

在乔斯年教了她好几遍还不会后,他终于忍不住了,语气里多了几分揶揄。

“乔爷,该你出牌了。”

“出6。”乔斯年伸手。

“不,应该出8。”叶佳期指了指牌。

“出6。”

“不啊,就应该出8”叶佳期不让。

“”

乔斯年满脸黑线,没跟她计较。

结果,这把果然输了。

“哎呦,乔爷是让我们呢,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赢钱的人笑眯眯地接过乔斯年的钞票。

“黄爷,人家乔爷是让你呢,你还真不谦虚。”一个女人打趣道。

“乔爷难得让我一次,我就不客气了。”

叶佳期摊手,无辜地看了乔斯年一眼。

虽然输了不少,乔斯年倒觉得无所谓,只淡淡开了口。

“我女人刚玩,不懂,大家多担待。”

叶佳期脸一黑,她怎么就成他女人了

“哟,我就说,乔爷这么上心,我开始还以为是乔爷妹妹呢。”一个男人道。

“哎呀,头一次见乔爷带女人玩牌,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嫂子承认。”

叶佳期很窘,这都什么跟什么。

再一看乔斯年,他倒坦然得很。

他们叫她“嫂子”,他也不否认。

叶佳期小声道“乔爷,你答应我的,就玩一局”

“是一局,但一局不等于一次。”乔斯年开口,慢条斯理地给她解释。

“嫂子,你这就不懂了吧,这牌玩法,一局是十盘。”

“那刚刚那把”叶佳期睁大眼睛。

“第一盘。”

“”

叶佳期想,她是不是又被乔斯年坑了

她只好硬着头皮抓牌。

乔斯年没食言,她总不能不讲信用。

包间里没有了刚刚的拘谨,大家又都放开了,一时间,人声鼎沸,嘈杂热闹。

叶佳期慢慢会玩了,只是依然玩不好。

乔斯年不指点她,她就输。

乔斯年也不管了,输就输吧,他只站在旁边默默看着。

叶佳期连输了几把后,几个男人高兴了。

“乔爷,以后常带嫂子来玩啊。”

“”叶佳期莫名尴尬。

多玩几次,乔斯年的家产都得被她败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