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叶佳期准备走的时候,水声停了。

浴室门一开,乔斯年裹了一条浴巾站到门口,挡住了她的去路。

他的身上还滴着水,水珠顺着他宽厚、健硕的腹肌往下流,五官愈发精致、深邃。

这个男人,从上到下,都散发着狂野不拘、成熟魅惑的气息。

“乔、乔爷,你让一下。”叶佳期局促不安。

她要走。

“利用完我就跑”

乔斯年幽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叶佳期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套房的门还开着呢。

“呵呵呵,我哪里敢利用乔爷,我怎么敢利用你我啊”

没有等她的话说完,乔斯年伸手,将她拽进了充满水汽的浴室,浴室里水雾朦胧,白色瓷砖的墙壁上又湿又冷。

她的身后靠着墙,他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头一偏,吻她。

叶佳期的大脑在一瞬间空白。

空白后,又只剩下放电影一般的走马观花,记忆回返往复。

乔斯年将她圈在墙边,他的身上是清淡的烟草味,混合着那独属于他的气息,刺激着叶佳期的神经。

同样,叶佳期身上那特有的香气,也乱了乔斯年的心神。

浴室水雾弥漫,白色的水汽朦朦胧胧,如镜中花,水中月。

纠缠往复,如两只飞舞在空中的风筝。

她的小手试图推开,但无济于事,她心跳加速,像是小鹿乱撞。

四周像有一团烈火

火势蔓过,寸草不生

“嗯”她几次想开口,但却说不出话来。

她整个人都是局促不安。

乔斯年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不要”

叶佳期一用力,终于推开他,蒙着水雾的眼神里带着抗拒,水汪汪的大眼睛也是充斥着无辜。

“抵触什么嗯”

乔斯年没有勉强,一只手撑在她的身侧,目光灼灼地看向她。

他们,依然靠得很近。

“乔爷,我做不到跟不喜欢的人亲密接触。”

“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乔斯年的眼里带了嗜血的浑浊,逼视着她。

“乔爷,我做不到跟不喜欢的人亲密接触。”

再说一遍就说一遍。

只是,她不敢看乔斯年的眼睛,目光很躲闪。

怕乔斯年翻旧账,她干脆直言“三年前的接触,一来是喝醉酒,二来是年少无知。没有别的意思。”

乔斯年眼中布满红血丝。

他居高临下看着她,如睥睨猎物的雄狮,浑身都是冷意。

他的心情,恶劣到极点。

叶佳期心口直跳。

双手背在身后,触碰着冰凉的墙壁。

“七七,七七,我要七七”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小孩子稚嫩的声音。

叶佳期一慌,推了乔斯年一把。

“小帆帆来了,你让开。”

他们这个样子,让小孩子看见不好。

她慌忙地理了理裙子和头发,用力擦了擦嘴唇。

外面的服务生拉住乔乘帆,脸色慌张。

“小少爷,我先通告乔爷一声。”

乔爷吩咐了,谁也不能随便进来

“门开着呢,七七”

乔乘帆才不管,甩开服务生的手就往这边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