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沉还是没有办法做决定。

他只好,沉默。

乔乘帆见没有人理他,真得生气了很生气

“你们都不理宝宝,宝宝也不理你们了,真的。从现在开始,谁要是先跟宝宝说话,谁就是坏人。”

乔斯年嘴角一抽,幼稚。

这智商忽高忽低。

乔乘帆嘀咕着,不开口了。

车子往前开,车里陷入了安静。

乔乘帆根本坐不住

没人说话,好难受啊

老乔和孟叔叔为什么可以这么沉默

不爱说话为什么有人不爱说话呢

憋不住了

乔乘帆憋不住了

忽然他眼前一亮

他撅起屁股,往孟沉的位置靠了靠,压低声音,神神秘秘。

“孟叔叔,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没有人知道,我只告诉你。”

“”孟沉望天。

“孟叔叔,你不想听吗”

乔乘帆受到了打击,不怎么开心呢,小表情很委屈。

“想。”孟沉只好配合。

他从镜子里看了一眼,后面的乔斯年面无表情地闭着眼睛,应该是没有睡着。

乔乘帆立马高兴了“我昨天看到七七和一个叔叔好亲密,孟叔叔,你说七七是不是不要我了”

这是秘密还是问题

孟沉觉得很棘手。

“不会。”他应道。

“我好怕七七不要我,我喜欢她,喜欢得不得了。”

“那个叔叔是谁”孟沉问。

这个问题,实则是替乔斯年问的。

“我没看清,只看到了背影,他碰七七手了,七七跟他笑了。”

“”孟沉不再开口。

“孟叔叔”

“孟叔叔”

乔乘帆无奈,为什么又不理他了。

“你们都不喜欢跟我说话。”

乔乘帆失望地坐在椅子上,双手委屈地绞动着,一脸受伤。

一路上,乔斯年都没有说一句话。

孟沉,更是不敢开口。

乔乘帆终于说累了,爬上座椅,趴在乔斯年的腿上睡着了。

他睡觉的样子特别乖,睫毛又翘又长,在眼皮下投下一圈扇形的阴影。

乔乘帆搂着乔斯年的腿,不肯松。

就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猫。

乔斯年睁开眼,大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等乔乘帆彻底睡着,他的手摸了摸小家伙毛茸茸的头发。

手指,更是在乔乘帆的眉眼上停留了几秒。

孟沉看了一眼镜子里的乔斯年。

这个男人的脸上,褪去了冷漠和孤傲,多了几分常人察觉不到的慈爱。

乔斯年拿过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小家伙的身上。

小家伙乖乖地躲在外套下,只露出一张白皙、可爱的小脸。

他睡觉挺安分,抱着乔斯年的腿,一动不动。

又像是一只小蜗牛。

七点半,空中还飘着些许雾气。

劳斯莱斯在乔宅大门口停下。

孟沉打开车门,孙管家已经在迎接。

乔斯年抱着熟睡的小家伙,步履沉稳地往家中走。

他知道小家伙昨晚上哭了半夜,嗓子都喊哑了,哭着喊“七七”。

他把乔乘帆抱到三楼卧室,轻手轻脚关上门。

下了楼,孙管家才敢开口。

“乔爷,早餐都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