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在洗手间。”

“乔爷在车里等您。”孟沉语气郑重而森冷,带有很重的施压意味。

“我”叶佳期拼命想借口。

什么借口好拉肚子大姨妈

结果,没有等她想好借口,孟沉道“小小姐,小少爷生病了。”

“什么”

叶佳期坐不住了,手机差点掉在地上。

孟沉为人挺正派,他不至于拿这种事开玩笑。

“我现在就下去,现在就去,你让乔爷等我一会儿。”叶佳期连忙往外冲。

她和乔斯年的恩怨可以先搁一边,但是小帆帆生病了,她不会袖手旁观。

她连假都没有请,直接就往外面跑。

孟沉已经在等她了。

这件事,乔斯年本来是不打算让叶佳期知道的。

但,乔乘帆生病了,嘴里一直喊着“七七”。

一边哭一边喊,喊得嗓子都哑了。

乔斯年无法,一点办法都没有。

惯的。

以前在伦敦,乔乘帆也会生病,但每次都乖乖吃药、打针。

现在到了京城,居然叶佳期不来,他连药都不肯吃了

叶佳期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跑了下来,她打开车门就坐了上去。

乔斯年看了她一眼,她要是每次都这么主动、积极岂不是更好

“小帆帆怎么了你把他怎么了”

叶佳期一看到乔斯年,就忍不住质问

乔斯年的脸色似乎不怎么好看,阴沉着,且不愿意开口。

叶佳期就往他身边挪了挪,摇了摇他的胳膊。

“乔爷,小帆帆怎么了很严重吗你告诉我啊”

“发烧。”

“严不严重啊”

叶佳期心口就像被刀子割了一下

这感觉,突如其来,措手不及。

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她急得快哭了,眼睛红红的。

小帆帆虽然不是她的孩子,但她的心情,就像是自己孩子发烧了一样。

“389度。”

“这么热”

叶佳期急坏了,她不停摇着乔斯年的胳膊。

“你把他怎么了叶先生把小帆帆丢给你照看,你就把他照看成这样吗你给他请医生了吗乔斯年,你会照顾人吗”

叶佳期不停地质问乔斯年,一句比一句声音大。

语气里满是焦急、紧张、不安。

乔斯年这个混蛋

他不准她接触小帆帆,他自己呢

他就是这么照顾小帆帆的

“乔斯年,你要是不会照顾人,你就把小帆帆给我。他不是你孩子,你就这么对待他吗乔斯年,你还是人吗小孩子都不放过”

“乔斯年,你有什么怨气你就冲我撒,你凭什么对小帆帆这样”

叶佳期见乔斯年不开口,越发气急。

开车的孟沉心口加速跳动。

放眼整个京城,也只有叶佳期敢这么喊乔爷的名字

乔斯年脸色很难看。

他一甩手,用力抓住叶佳期的手腕,将她拽到自己怀里来

他眼眸阴沉着,浑身冰冷。

“叶佳期,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嗯”

“乔斯年,你松手。”叶佳期拽着手腕,脸色不悦,“我只是就事论事。你不能照顾好小帆帆,为什么不准我靠近他”